安庆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育儿

浴火轮回古镇不灭的理想国
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4 21:07:40

浴火轮回古镇:不灭的理想国

藏族人认为理想的人居之地应是雪山为城,江河为池,草场千里,佛土庄严。独克宗一应俱有。正如藏族人所信仰的那样,如果生命是轮回的,他们的家园也同样是。 这个干燥的冬季,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一把肆虐大火,灼痛了所有人的心。我打给住在古镇里的康巴兄弟扎西尼玛,那头伤痛的嗓音,仿佛刚刚被烧灼,一声叹息,还带着烟熏火燎的味道。问了几个我熟悉的朋友在那边的情况,有人幸免,有人家产毁于一旦 比如近些年颇有成绩的藏族导演万玛才旦,他的 静静的玛尼石 ,那是他投资并以其同名电影命名的餐馆,去年我们还曾在那里一同吃饭喝酒。 独克宗 ,是近十来年才被渐渐叫响的名字(过去它叫建唐镇,汉族人称为中心镇),藏语里它包含两层意思 建在石头上的城堡 以及更具浪漫色彩的 月光城 。在平均海拔3400多米的香格里拉,这里的人们以生活在离日月近的地方而自豪。 据史家考证,独克宗有1300多年历史,早发轫于西藏吐蕃时代的官寨,那时出于战争考虑,也出于信仰的需求,本地土酋的城堡大多会建造在既易守难攻,太阳和月亮又仿佛伸手可揽的地方。现在古镇里的大龟山,就是当年的土酋城堡所在地。有官必有民,有城堡则有拱卫它的民房,在漫长时光岁月的雕琢下,一座座藏民的家园便如八瓣莲花盛开在香巴拉的诗意大地之上。藏族人认为理想的人居之地应是雪山为城,江河为池,草场千里,佛土庄严。独克宗一应俱有。 在马是人们主要运输和交通工具的年代,独克宗一度繁华异常。那时这里有环绕四周的土夯城墙,有北门街、金龙街和仓房街。看到这些汉地来的名字,你就该联想到这里是汉藏贸易的中心。没错,独克宗是具有一千多年历史的 茶马古道 上一个重要驿站,马帮从金龙街的南门出去,便可到丽江;从北门街出发,得得的马蹄一直响到拉萨,甚至印度;仓房街则是人们囤积货物、粮食、交换商品、借宿喂马之地。那时条条街都热闹非凡,天天都有马帮来来往往。四川的蜀锦,普洱的茶叶,西藏的麝香、药材,英美的洋烟,都可以在这里采购交换。汉族人、白族人、纳西人、彝族人、回族人、藏族人互通有无、沽酒当垆、茶马互市。 或有人问那些无畏的赶马人,去圣城拉萨有多远?回答是,不远,唱一支山歌的工夫就到了。实际上从此地赶马到拉萨,要翻越十几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,行程至少三个月以上。浪漫、豪爽、勇敢是那些远走异乡的马脚子的性格。所谓马脚子,赶马人也。因为人脚和马脚,都是凭脚力吃饭。这是一条靠马蹄和人脚一步步延伸出去的商道,像人的血管一样在大地上蜿蜒密布。马脚子们带来了民族的交流、商品的交换、文化的融合。民国时期,独克宗古镇上尚有 江西会馆 、 陕西会馆 、 四川会馆 这些商埠之地常见的商旅会所。那个时代的繁荣,非我辈在今天可以想象。 历史有意,时间无情。公路修通之后,马帮这种古老的运输方式便慢慢退出历史的舞台,马帮驿站自然也渐成大地上的遗址。2000年前后我常常流连在那一带。那时迪庆藏族自治州的首府中甸县刚刚改名香格里拉不久,因为人们发现英国作家詹姆斯 希尔顿的《遥远的地平线》中写到的香格里拉王国,与这里的山水人文有惊人的不谋而合之处。 新县城里到处大兴土木,日新月异,位于新城一隅的独克宗老城似乎被人们遗忘。甚至连世世代代居住在古镇的人们都搬到城里去住水泥楼房,古镇几乎成了一座空城。房屋歪歪斜斜,墙头荒草萋萋,街道小巷崎岖不平,唯有往昔被马帮践踏了一千多年的古道还坚韧地遗留下来,石板上碗大的马蹄印宛如历史之眼,空望岁月沧桑。当年曾有人三万块钱卖一座废弃的院子给我,而我这目光短浅、毫无商业头脑之人怎会看到古镇后来的复苏呢? 然而风水轮流转。在人们到处都在发幽古情思的今天,任何一处地方的古镇,只要保存相对完好,一夜之间便发烧起来。地处藏区的独克宗古城也概莫能外,更何况它还具有藏式风情呢。 先是一个老外租下了一幢老屋,由此拉开建塘古城复活的序幕。过去的藏式房子,下面养牲畜,楼上住人。老外将楼下的牛棚拾掇出来,把牛槽啦马鞍啦放牧工具啦什么的逐一摆设成一种拙朴原始的美,再添设一个现代化的吧台,安放上粗糙的原木桌椅、藏式火炉。一切OK,老外遂命名 牛棚酒吧 ,没多久就爆得大名,游客趋之若鹜。 牛棚酒吧 天天晚上人声鼎沸,歌舞洞天。人们在里面听藏歌、喝青稞酒,也喝啤酒、洋酒,听洋歌和摇滚。古老的东西和现代的玩意儿一结合,就是当今的驴友背包客们跋山涉水满天下寻觅的世界。 政府因势利导,大力发展古城文化,人们这才发现独克宗古镇的价值。房主纷纷回迁,坐地索价,见天看涨,直与北京、上海的房价比肩。当年仅要三万块的藏式院落,你出一百万都不一定有人愿意卖给你。 这些年每次回到香格里拉,我都要去独克宗古镇走一走,醉一醉。坐在藏式风格的酒吧或客栈里,看眼前这个梦幻般的世界。尽管游客多了,藏獒不见了,深巷古屋里相识的牛羊也少了,牧羊姑娘摇身变成了导游或餐馆服务员,皮革、藏香和酥油茶的味道也日益淡薄了。但有一种东西还是坚韧地弥漫在独克宗古镇,那就是藏民族弥久愈坚的文化气息。 因此,我相信一场意外的大火对一座经受住了时间冲洗磨砺的古镇来说,不外乎是一次轮回。正如藏族人所信仰的那样,如果生命是轮回的,他们的家园也同样是。 文/范稳 图/IC (范稳,作家,近年游历藏区大地,执迷雪山峡谷和高原牧场,对藏民族文化与宗教情有独钟,着有长篇小说《水乳大地》、《大地雅歌》、《悲悯大地》)

中医治疗
星力八代捕鱼
聚四氟乙烯垫片

相关推荐